銮鸾.

手癌晚期,寡姐相关的大多数cp我都吃的下,小小的圈地自萌一下。写的东西并没有多好,所以希望有评论说一下需要改进的地方,评论都会回复的

LA/Biohazard 路灯


“我没伞”
酒保的再一次提醒惹得他皱起了眉,没好气的回着话。侧过头看着玻璃橱窗的下的街道,雨有些大,街上的一切都被雨水冲刷的模糊起来。

酒保很快叫来了打手,里昂被粗鲁的塞上他还没喝完的半瓶酒,拎着后衣领像猫一样被丢出去。
他不是打不过这些酒吧里的大块头,只是他已经是酒吧的最后一位客人。被酒精支配的他艰难的维持着这最后的善意——他不打算惹事。

被丢出酒吧的一瞬间他感受到了刺骨的寒冷,铺面而来的水汽袭向他的脸,雨水打湿他衣服带来的感觉让他稍微清醒了一些。
拿着酒瓶摇摇晃晃的往前走了几步,醉意却又重新上来。好极了,他现在压根不记得自己家在哪个方向,就算记得,他被酒精控制的那摇摇晃晃的双腿也迈不开步来。

好不容易抬起头,看见昏暗的黄色路灯下一抹高挑的身影打着伞,黑色的伞遮住了光线令人看不清女子的面目。
可那深红色的长风衣下修长的双腿,高跟鞋轻踏地上的水花朝他走来,用伞为里昂遮住了雨水。

“ADA?”
里昂抬起头,终于看清了为他打伞的人,是那个与他数次相见的,立场不同却又总会帮他的女间谍。
一瞬间,那些惨叫的平民最终变成的丧尸,那些变异成奇形怪状还滴着粘糊糊液体的怪物都回到了他的脑中,让他变得警惕起来。

“醉的手软脚软的可就不能再充满丧尸的人间地狱里活下去,Leon”
女间谍歪着脑袋看他,并不明亮的光线不足以让里昂看到她的表情,可他知道那张漂亮得令人沉醉的脸上绝对带着一抹微笑。
她始终都是笑着的。

艾达的话让里昂紧张起来,她提到了丧尸,那可不是什么逼真的电影道具,只有遭遇过的人才知道有多可怕。
里昂把手伸向背后,那个他习惯性塞着枪的地方,却感觉原本放着枪的地方突然一轻。
她夺走了他的枪。

这还是有点丢人的,但是里昂把这些他犯的错误全数推给了酒精,和迷人的女间谍给他带来的影响。
他一把拉过女间谍的手腕,按着她的肩膀将她的手往后掰,熟练的夺回她手里的枪。女间谍也踢向他的膝盖,一个后空翻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

她的身姿总是那么的柔软,里昂想。她在翻身时抛弃了那把该死的雨伞,他现在可以很清晰的看到她的脸庞,雨水顺着她光滑的颈脖划过他的锁骨,最后溜进她的衣服里面。
里昂变得有些烦躁,他开始嫉妒起那些雨水。他不由分说的举枪指着艾达,摇晃的步伐一步步靠近直到将她搂紧怀。

而女间谍只是带着笑意的看着他,任由他靠近被他锁紧怀中。里昂将脸埋进她的肩膀,沉醉于她的香气。
他握着的枪抵着她的腰侧。
她的腰侧,她可是记得那里有一条令人触目惊心的伤疤,为了保护……

“也许你在醉醺醺的时候也能在地狱存活,特工。”
艾达曲起膝盖踢向里昂的小腹,挣脱出那个充满酒气的怀抱,灵活的躲过他仍想伸过来的手。
她捡起地上那把被遗弃的伞塞入里昂手中,转身离开这条空旷的街道。

“ADA!”
身后传来里昂的呼喊,艾达的嘴角扬起,她挥了挥手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大家好。
来给大家送一些新鲜热辣的表情包。
如果喜欢或者笑得停不下来,可以在评论里继续笑,谢谢。

占tag抱歉了

写文确实是为了小圈产粮自萌,冷圈没有那么多就盯着你这种小公主玻璃心来ky,都是好好心思提一下意见互相进步,谁才是那个恶言相向的ky?

付不付费是平台的问题,不能成为你ooc的原因,你要是ooc不该,麻烦去写原创,不要写同人,毁了角色脏了tag

我说话比较直,那我就直说一句,看你不爽很久了,而且也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这么看

还请你不要给我的文点喜欢,受不起

安全屋[9-11]

9.

steve那张假裸照还是被发到复仇者联盟的官方推特上面了。

natasha说不是她干的,可是steve仍然怪罪于她。
毕竟你要是一开始没拍就没这破事了是吧。
于是steve又开了个会,讨论一下为什么九头蛇会突然炸她的安全屋,导致steve再次没地方住。(这大概是私人恩怨)

开会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为什么romanoff小姐会喜欢拍这些乱七八糟哗众取宠的照片。

“哦所以你现在对我的称呼从nat变成romanoff小姐了是吧?你变了steve。”natasha狠狠的扯下挂在耳朵上的耳机,把手机啪的一声拍在桌上,吓得准备伸手拿甜饼的Clint收回了手。
“你知道安全屋暴露的最大原因就是里面住了一个美国队长,而且他还丝毫不会隐藏自己的行踪或者改变一下造型,天天准时不换地晨跑还到处跟人打招呼。”natasha狠狠地瞪着跟她隔了一个桌子的steve。

“我之前不也是天天准时不换地晨跑,也不见九头蛇出动一个师的兵力来炸我家?”
“是啊,他们派了一个冬日战士过去”


10.

“下一个问题,你到底干了什么被九头蛇追杀。”
“大概是拍了红骷髅裸照吧。”

“闭嘴Clint!”
natasha和steve同时喝住了瞎鸡巴吐槽的Clint,这时他已经把整盘小甜饼抱在怀里,桌子上只留下一些甜饼的小碎屑。
“我不是那种随便拍人裸照的人。”natasha的眼神变得不太坚定了起来,她看向了别处。
“哦,我想我在你眼里大概不是人。”steve也翻了个白眼,自从遇上不讲道理的natasha,他总是翻白眼。

“我只是偷了九头蛇一点机密情报,大概惹毛了九头蛇里面的某个人,所以被报复了。”natasha重新拿起手机来开始用她的手指敲击着手机屏幕。
“现在神盾局不在了,既然你偷到了九头蛇的情报是不是该交给复仇者联盟的大家,让大家商讨一下怎样摧毁九头蛇。”

“我拒绝。那是私人情报。”natasha依然盯着她的手机屏幕,她在拒绝steve的提议的同时顺带拒绝了和steve有任何的眼神交流,她甚至重新戴上耳机开始拒绝听steve讲话。

11.

会议的第三个问题,为什么natasha要拍steve裸照。

好吧,散会了。
steve有点垂头丧气的回到土豪钢铁侠给他准备的客房里,而natasha不知道拿什么威胁了Clint让他跟着她一起离开了复仇者大厦,开土豪钢铁侠的车。(她真的一点也不像断了个腿儿的样子)

thor和hulk在打着电玩,天知道博士怎么又绿了。
而Tony,他在忙着制造点什么把被natasha撞坏又被九头蛇的武器轰炸过的一楼大堂给修理了。

steve无聊了,他在打烂了几个沙袋洗完澡回到房间看完一部电影之后是真的无聊了。
在早上刚经历过natasha的车技之后他根本静不下心来画画,无所事事是的他选择了玩手机。

可steve对手机的功能也就只会用那么几个,最后他选择了给natasha发条短信。
——你该不会真的拍了红骷髅裸照吧。

想了想natasha在手机的那一端气急败坏或者是心虚的反应,steve笑了出声。

安全屋[7-8]



7.
一个小小的会议,目的就是为了让natasha的车技可以稳一点点。
这个会议在复仇者大厦的会议厅进行,由Clint和steve主持。

natasha将她的腿架在会议桌上挑着眉:“我车技很棒棒啊,每次都能从九头蛇的追杀下活下来。”

钢铁侠和thor表示反正我会飞体会不到,来看个戏。
banner表示,反正我坐车的时候natasha会把车开得贼稳,毕竟谁也不想在不需要的时候看到大绿个,他一点都不怂。

“在被九头蛇追杀的时候应该以性命为重,而不是换衣服化妆和吃早餐。”steve撑着桌子瞪着natasha,然后伸出手把她架在桌子上的腿拍下去。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natasha端正了一下坐姿开始解释。

“我怼了九头蛇一火箭炮之后开车走了,看见没人追上来就换了一下装扮,然后买了个汉堡。”
“然后在汉堡店出来的时候,我正面撞上了一帮灰头土脸毫无戒备估计也是进来吃早餐的九头蛇。”

“但是在高速逃亡的时候还是不应该吃汉堡!”steve这样说,natasha表示不听了,散会!


8.
“就这样结束了?”Clint和Tony咬着甜甜圈看着在会议桌上互瞪的两人。
“结束了!”
“当然没有!”

“得了吧,他以为我能在全程被追杀的时候还会干得了这些事情吗?那种事情就算是黑寡妇也做不到!”natasha撑着脸看着steve,而steve已经站了起来,双手压着桌子。

“但是也不应该在那么危险的时候还那么悠闲的吃汉堡。”
“天啊cap”natasha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饿着肚子没法好好开车!你知道我飙到140的车速了吗!饿着肚子可没办法在这么高的时速躲避别的车!”

“那你一百四的车速就能吃东西了吗nat?”Clint抱着双臂靠在墙角补了一刀。
“我不听,谁在多说一句话我就把cap的那张假裸照给发到推特上面去,用复仇者联盟的官方帐号发!”



安全屋[4-6]



4.
natasha的安全屋有的时候称不上是安全屋,因为没有比natasha的安全屋更容易惹到什么九头蛇,A.I.M的炮火的地方了。(神盾的三栖母舰除外)
特别是当natasha从九头蛇的某个基地偷了什么东西之后,还炸了人家整个九头蛇基地的时候。

第二天的早上被一堆炮火炸得能感觉到九级地震的时候,steve就后悔找natasha借安全屋了。

当时他正在做早饭,然后天花板像冬天屋顶上扫下来的雪花一样一块块的掉下来,还伴随着炮火的轰鸣。
而那个时候natasha还躺在床上睡大觉。
“为什么我就一点儿耶感觉不到意外呢?”steve躺在灰烬里,看着连天上飘过的白云,还有正在赶来的直升机。

九头蛇的车和直升机停在了他们的家门口,如果现在还有家门口的话。
一排穿着制服的九头蛇士兵扛着长枪短炮警惕的走来,steve觉得脑袋一阵阵的头晕和疼痛。他试图爬起来,但就算是超级士兵也没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恢复过来。

那堆天花板可能是砸到脑袋上了,这可不太好。steve这样想着,然后他看到一个RPG导弹从他身后飞出去在九头蛇士兵的面前炸开。

好极了,第二次的爆炸冲击。steve闭上眼之前这样想。


5.
steve醒来的时候他坐在natasha的跑车里面,驾驶座上的natasha戴着墨镜嚼着一个汉堡把车开得飞快,汽车轰鸣的声音让还没恢复的steve更加头疼。

natasha看见他醒来给了他一个笑容,steve才看见她已经换上了帅气的黑裙子黑风衣,还化了妆涂上了口红。
而steve自己还是穿着早上起床的宽大衬衫和短裤,脏兮兮的,身上还放了汉堡店的外卖袋子,里面还有不少吃的。
steve坐直了身子,风从车窗吹进来让他睁不开眼睛,他想伸手关掉却被两颗飞进来的子弹吓得瞬间清醒。

车窗并不是打开的,而是已经碎成渣了!

“能动吗,你后面有个火箭炮快拿起来轰那帮崽子一下,不然要被追上了!”natasha将吃完的汉堡纸包装从碎掉的玻璃窗中丢出去,然后舔了一下嘴唇上沾到的芥末酱。

“乱丢垃圾不好,你就在被九头蛇追杀的途中还能换衣服化妆买汉堡?”steve皱着眉头看着natasha,几秒钟后还是先决定给后面紧追不舍的九头蛇来一发火箭炮。

“有何不妥?”natasha单手握着方向盘,从口袋里掏出口红对着镜子补了补。“被九头蛇追杀这方面我可是专家。”


6.
natasha直接把车开进了复仇者大楼。准确来说是撞进去的。
钢铁侠和hulk从大楼里飞了出来帮忙挡住九头蛇,natasha就直接把车开到了大厅中央,在撞到鹰眼的屁股之前停了下来。

“你在哪学的开车?电视游戏吗!”Clint抱着他的弓箭冲natasha大喊,而steve觉得能从natasha的车上下来是上天的恩赐。
natasha把车开了接近一个洲的距离才到的复仇者大楼,这个过程简直可怕,更可怕的是旁边的俄罗斯人还一点事都没有。
“晕车吗cap”Clint把手搭在steve的肩膀上,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浑身灰扑扑的steve。

“是的我晕车。”steve坐在了地板上,然后看着钢铁侠和绿巨人,现在还多了个雷神去解决九头蛇士兵的问题。

你是梦见你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变成你呢?


CN:方吉
摄影:廿一

安全屋[1-3]


时间线在美队2之后,妇联2之前

0.
一个被zf拖欠工资,自己为之效力的工作单位又被自己和小伙伴亲手拆掉的九十五岁解冻老人能住到哪里去呢。
steve原来住的房子被自己的发小砸了个稀巴烂,发小还不认识自己了。
样子看起来还很年轻的九十五岁老人觉得自己体会到了同龄人的那种身边的人要么死要么老年痴呆的绝望感觉。

1.
堂堂美国队长是不会没地方住的,不过得看他愿不愿意住。
寄人篱下不太好,但他现在是个无业游民。
TonyStark是第一个站出来说要给他分一间房的人,事实上他给所有人都准备了一间房。
但是steve觉得自己想住传统一点,毕竟Stark那里连个咖啡壶都是人工智能操作。

可他以前的好哥们都死光了,他能住哪儿去呢。

第一个考虑的是Sam,但他家里只有一张床。
thor在仙宫,banner博士倒是在Stark大楼住下了,现在那儿改名叫复仇者大厦了。
Clint的住处是没人知道的,也许natasha会知道。

哦natasha,开跑车的natasha。
natasha拿着小勺子挖了一小块由steve付账的蛋糕塞到嘴里,抬头看着他。
终于在steve被盯得浑身不自在的时候她答应了借给他一间安全屋,条件是她随时会回到屋里睡一晚上把冰箱吃空再走。

但是natasha根本没回来过,steve也就安心的住下了,像个普通的独居单身狗一样洗完澡半裸着出来准备他的晚餐。
steve并不是经常裸着在房子里走来走去,但是有时候就是那么巧,当他端着一碟子培根意面转身准备离开开放式厨房的时候看到了瘫在沙发上的natasha。
steve甚至没有意识到那个幽灵一样的女间谍是什么时候进的门,她一直都是那么悄无声息的。
然后女间谍朝他抬起了血淋淋的小腿……该死的,他还裸着。


2.
steve用最快的速度穿好了衣服再拿出医药箱出来的时候,natasha正用葛优瘫一样的姿势瘫在沙发上,还把那条血淋淋的腿架到了茶几上,仿佛那只是万圣节的装扮。
她举着手机,手指飞快的敲击着屏幕,嘴角勾起不怀好意的笑容让steve又想起刚刚自己在女士面前半裸的尴尬样子,耳朵红到了耳根。

女间谍仿佛没事发生的状态在steve碰到了她受伤的腿的时候有了变化,她的手松开了,手机就那样直直的砸
到她的鼻梁上。
natasha发出一声哀嚎,然后用那条没受伤的腿踹了一下steve。

natasha的手机在攻击了她的鼻梁之后掉在了沙发上面,steve习惯性的瞄了一眼发亮的屏幕上面的内容刺得他眼睛疼。
那是一张steve半裸在厨房忙活的照片,巧妙的角度让桌子完全挡住了他的短裤,看起来就像什么都没穿一样。还有一行字。
——我看见了裸的steveeeeee!!!

耳朵发红但是面无表情的steve按住了natasha的腿,然后直接将消毒酒精大量的喷在上面。

酒精的刺痛让natasha红了眼眶,包扎好受伤的小腿之后steve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张委屈至极的脸。
steve不忍心的别过头,但是还是嘴硬的要求natasha删照片。

“做不到。”natasha委屈的表情在一瞬间消失,换上不怀好意的笑容“我群发给了复仇者联盟的每个人。”
steve觉得,眼前这个女人要是不当间谍可以当个演员,绝对是奥斯卡影后。


3.

一个断了腿的natasha能走多远呢?这个问题是要看环境的。

她可以拖着一条受伤的腿在一个九头蛇基地飞奔出来,开着抢来的摩托一路飞驰几公里直到离她最近的位于郊区的安全屋。

但是她在受伤的腿被steve包扎好之后表示,她腿受伤了走不动,要steve抱着走。

抱着双臂的steve白眼都要翻到天花板上去了,他虽然不知道natasha拖着那条短腿跑了多远,但是她拖着那条腿还能悄无声息的溜进房里表示她是能走的。

steve拒绝了natasha要他抱上楼的要求,然后他看着natasha在他面前一拐一拐的走,还是不忍心的将她抱起来走上楼。


——————————————
感觉这个坑开得有点大,慢慢填

最近灵感不是很好,谁有想看的梗啊或者跟这篇文相符的脑洞可以在评论里聊聊呀,你说我写或者大家一起写都是可以的

爱看我文章的每个人,比心心

留个评论就更爱你们辣,mua

流水账写得太过简单,我反而忘记正常的文应该怎样写了

生过过的如同一滩烂泥,写出来的流水账一天不如一天

一开始选lof只是想在手机的记事本外选个地方当做自己的小文库,堆下了一堆如同我的生活一般软烂的流水账。

感谢看了我的文,关注了我的每一个人,感谢给我红心和评论推荐的人

銮师太我希望自己写的东西能回复到初中写玛丽苏文的时候那样,被人夸赞文笔好

以及那些给我红心,评论和推荐的人,你们注意了!

——銮师太我超爱你们的!!!!比心!!

路过蜻蜓[6-10]

让你被爱是我光荣

James:
0.
上司让我成为一个卧底,我以为我可以像电视剧一样,像个帅气的007。
然而不是,我就是一个低级混混。

听着老大的命令,大佬说干啥就干啥,承受着大佬脏话的辱骂。
昔日的朋友都不理解我,只有作为联络员的steve能偶尔躲起来跟我交流情报。

但是在一次被逮捕的过程中,估计是有别人在的原因,steve质问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长期的压抑使我爆发,我笑着告诉他,永远你都是最优秀那个,我只是在你旁边的装饰。

当天晚上,打架分心的我被敌对黑帮捅了一刀丢在巷子里。

一个红发的姑娘救了我。

6.
在医院醒来之后却没有那个身影,而我因为打架躺医院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我躺着回忆着那个救过我的姑娘,想不起来她的面容却觉得她是个天使。

当天下午我看见了她,被一个小医生拉到员工室里。
我躲在门后面听着他们讲话。

小医生告诉她,我是个黑帮的混混,很危险。
她说她是法医,她不怕,她可以把我活着剖了。

我忍住笑,在被发现之前离开了。
那个小医生叫她natasha,我听steve讲过局里来了一个叫natasha的小法医,红发。

我离开了医院,之前不好的情绪一扫而空,甚至不再生steve的气。
我把她的围巾和外套洗得干净。

7.
她看见我出现在警局的时候很震惊,我假装没看到steve头疼的眼神和其它警员要杀了我的视线。
她长得很漂亮,我也能理解那些警员的视线。换作我是警员,这样一个小混混勾搭他们年轻漂亮的小同事的时候,我也会用这种视线看那个混混。

我故意装作不正经的样子问她愿不愿意和我出去,然后她拿起Clint桌上的对讲机把我砸趴了。

她的力道很猛,难怪她说她可以剖了我。
可她真辣。

她让Clint把我叉出去,Clint用可悲的目光看着我。
她跟Clint关系好像很好,去你妈的克林特巴顿,你老婆肚子里还躺着你第三个娃呢。

8.
我又一次和几个手下聚在那条她发现我的巷子里,我很喜欢这条巷子,偶尔也幻想一下和她在这来一炮。

在我发着白日春梦的时候偶然间一抬头,我看见了她。
我盯着她,确认到底是我的幻觉还是真实的时候,几个手下围了上去。

我随意赶跑他们,当真的和她两个人站在巷子里的时候,我怯场了。

我说送她回家,她拒绝了我。


我跟steve说,我看见了天使。
steve告诉我,我看到的天使其实是个小恶魔,俄罗斯人,千杯不醉,能打。

我说我不管,她很辣。
steve说,你会被整个警局的人讨厌的。
管他呢,他们现在不也挺讨厌我的?

她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白衣天使,但她实实在在是个天使,她赶跑了我所有的负能量,只要看她一眼我就开心一个月。

后来steve听烦了,直接把我揪出巷子,摁在警车上,把我押进警车。

9.
我在审讯室里听着steve鸡婆的唠叨,想翻白眼。

steve说,快到黑帮有大动作的时候了,不要分心。
我说我要和她告白,steve头疼的扶着额头,告诉我这种情况下我这么做叫立flag,

我没听他劝,在他几近崩溃告诉我,你看电视里说打完这仗就回家和媳妇共享天伦的有几个活下来了?
我说你看过妇联2吗,里面的鹰眼就活下来了,多标准一个旗?
steve气得要打我。

我被steve关了两天,看来他真的很生气。
临走的时候,我拍着他的肩膀,告诉他等任务结束,要一起打游戏。你肉往前冲,我刺客收割,还缺个奶,看看natasha打不打游戏?

steve说natasha绝对是个暴力奶,打得对面绕后的叫爸爸。

10.
中枪那一瞬间,我想起来natasha。

在医院醒来的时候,我并不知道我昏迷了多久。医生帮我检查完后,我看见了急匆匆赶来的natasha,后面还跟着steve。

我抱着natasha,她没有哭,但是把我抱得很紧,我几乎透不过气。
我摸着她的头,看着她原本精心打理的红发变得无精打采,还长了一大截。

我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昏迷了很久。

steve慢悠悠的告诉我,natasha早就会玩游戏了,玩得比我还6。
Clint的第三个孩子也出生了,本来想叫natasha的,结果是个男娃娃,现在叫纳塔尼尔。

我把steve关在门外,然后严肃的问natasha。
“我现在可是端了一整个黑帮的警员,估计会升职,变成steve的大佬,你愿意和这样的我交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