銮鸾.

手癌晚期,肾虚写不出肉,寡all寡大法好!soundhorizon大邪教万岁!喜欢普娘一个人也很快乐!请来勾搭我,评论我都会回复哒!

安全屋[9-11]

9.

steve那张假裸照还是被发到复仇者联盟的官方推特上面了。

natasha说不是她干的,可是steve仍然怪罪于她。
毕竟你要是一开始没拍就没这破事了是吧。
于是steve又开了个会,讨论一下为什么九头蛇会突然炸她的安全屋,导致steve再次没地方住。(这大概是私人恩怨)

开会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为什么romanoff小姐会喜欢拍这些乱七八糟哗众取宠的照片。

“哦所以你现在对我的称呼从nat变成romanoff小姐了是吧?你变了steve。”natasha狠狠的扯下挂在耳朵上的耳机,把手机啪的一声拍在桌上,吓得准备伸手拿甜饼的Clint收回了手。
“你知道安全屋暴露的最大原因就是里面住了一个美国队长,而且他还丝毫不会隐藏自己的行踪或者改变一下造型,天天准时不换地晨跑还到处跟人打招呼。”natasha狠狠地瞪着跟她隔了一个桌子的steve。

“我之前不也是天天准时不换地晨跑,也不见九头蛇出动一个师的兵力来炸我家?”
“是啊,他们派了一个冬日战士过去”


10.

“下一个问题,你到底干了什么被九头蛇追杀。”
“大概是拍了红骷髅裸照吧。”

“闭嘴Clint!”
natasha和steve同时喝住了瞎鸡巴吐槽的Clint,这时他已经把整盘小甜饼抱在怀里,桌子上只留下一些甜饼的小碎屑。
“我不是那种随便拍人裸照的人。”natasha的眼神变得不太坚定了起来,她看向了别处。
“哦,我想我在你眼里大概不是人。”steve也翻了个白眼,自从遇上不讲道理的natasha,他总是翻白眼。

“我只是偷了九头蛇一点机密情报,大概惹毛了九头蛇里面的某个人,所以被报复了。”natasha重新拿起手机来开始用她的手指敲击着手机屏幕。
“现在神盾局不在了,既然你偷到了九头蛇的情报是不是该交给复仇者联盟的大家,让大家商讨一下怎样摧毁九头蛇。”

“我拒绝。那是私人情报。”natasha依然盯着她的手机屏幕,她在拒绝steve的提议的同时顺带拒绝了和steve有任何的眼神交流,她甚至重新戴上耳机开始拒绝听steve讲话。

11.

会议的第三个问题,为什么natasha要拍steve裸照。

好吧,散会了。
steve有点垂头丧气的回到土豪钢铁侠给他准备的客房里,而natasha不知道拿什么威胁了Clint让他跟着她一起离开了复仇者大厦,开土豪钢铁侠的车。(她真的一点也不像断了个腿儿的样子)

thor和hulk在打着电玩,天知道博士怎么又绿了。
而Tony,他在忙着制造点什么把被natasha撞坏又被九头蛇的武器轰炸过的一楼大堂给修理了。

steve无聊了,他在打烂了几个沙袋洗完澡回到房间看完一部电影之后是真的无聊了。
在早上刚经历过natasha的车技之后他根本静不下心来画画,无所事事是的他选择了玩手机。

可steve对手机的功能也就只会用那么几个,最后他选择了给natasha发条短信。
——你该不会真的拍了红骷髅裸照吧。

想了想natasha在手机的那一端气急败坏或者是心虚的反应,steve笑了出声。

安全屋[7-8]



7.
一个小小的会议,目的就是为了让natasha的车技可以稳一点点。
这个会议在复仇者大厦的会议厅进行,由Clint和steve主持。

natasha将她的腿架在会议桌上挑着眉:“我车技很棒棒啊,每次都能从九头蛇的追杀下活下来。”

钢铁侠和thor表示反正我会飞体会不到,来看个戏。
banner表示,反正我坐车的时候natasha会把车开得贼稳,毕竟谁也不想在不需要的时候看到大绿个,他一点都不怂。

“在被九头蛇追杀的时候应该以性命为重,而不是换衣服化妆和吃早餐。”steve撑着桌子瞪着natasha,然后伸出手把她架在桌子上的腿拍下去。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natasha端正了一下坐姿开始解释。

“我怼了九头蛇一火箭炮之后开车走了,看见没人追上来就换了一下装扮,然后买了个汉堡。”
“然后在汉堡店出来的时候,我正面撞上了一帮灰头土脸毫无戒备估计也是进来吃早餐的九头蛇。”

“但是在高速逃亡的时候还是不应该吃汉堡!”steve这样说,natasha表示不听了,散会!


8.
“就这样结束了?”Clint和Tony咬着甜甜圈看着在会议桌上互瞪的两人。
“结束了!”
“当然没有!”

“得了吧,他以为我能在全程被追杀的时候还会干得了这些事情吗?那种事情就算是黑寡妇也做不到!”natasha撑着脸看着steve,而steve已经站了起来,双手压着桌子。

“但是也不应该在那么危险的时候还那么悠闲的吃汉堡。”
“天啊cap”natasha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饿着肚子没法好好开车!你知道我飙到140的车速了吗!饿着肚子可没办法在这么高的时速躲避别的车!”

“那你一百四的车速就能吃东西了吗nat?”Clint抱着双臂靠在墙角补了一刀。
“我不听,谁在多说一句话我就把cap的那张假裸照给发到推特上面去,用复仇者联盟的官方帐号发!”



安全屋[4-6]



4.
natasha的安全屋有的时候称不上是安全屋,因为没有比natasha的安全屋更容易惹到什么九头蛇,A.I.M的炮火的地方了。(神盾的三栖母舰除外)
特别是当natasha从九头蛇的某个基地偷了什么东西之后,还炸了人家整个九头蛇基地的时候。

第二天的早上被一堆炮火炸得能感觉到九级地震的时候,steve就后悔找natasha借安全屋了。

当时他正在做早饭,然后天花板像冬天屋顶上扫下来的雪花一样一块块的掉下来,还伴随着炮火的轰鸣。
而那个时候natasha还躺在床上睡大觉。
“为什么我就一点儿耶感觉不到意外呢?”steve躺在灰烬里,看着连天上飘过的白云,还有正在赶来的直升机。

九头蛇的车和直升机停在了他们的家门口,如果现在还有家门口的话。
一排穿着制服的九头蛇士兵扛着长枪短炮警惕的走来,steve觉得脑袋一阵阵的头晕和疼痛。他试图爬起来,但就算是超级士兵也没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恢复过来。

那堆天花板可能是砸到脑袋上了,这可不太好。steve这样想着,然后他看到一个RPG导弹从他身后飞出去在九头蛇士兵的面前炸开。

好极了,第二次的爆炸冲击。steve闭上眼之前这样想。


5.
steve醒来的时候他坐在natasha的跑车里面,驾驶座上的natasha戴着墨镜嚼着一个汉堡把车开得飞快,汽车轰鸣的声音让还没恢复的steve更加头疼。

natasha看见他醒来给了他一个笑容,steve才看见她已经换上了帅气的黑裙子黑风衣,还化了妆涂上了口红。
而steve自己还是穿着早上起床的宽大衬衫和短裤,脏兮兮的,身上还放了汉堡店的外卖袋子,里面还有不少吃的。
steve坐直了身子,风从车窗吹进来让他睁不开眼睛,他想伸手关掉却被两颗飞进来的子弹吓得瞬间清醒。

车窗并不是打开的,而是已经碎成渣了!

“能动吗,你后面有个火箭炮快拿起来轰那帮崽子一下,不然要被追上了!”natasha将吃完的汉堡纸包装从碎掉的玻璃窗中丢出去,然后舔了一下嘴唇上沾到的芥末酱。

“乱丢垃圾不好,你就在被九头蛇追杀的途中还能换衣服化妆买汉堡?”steve皱着眉头看着natasha,几秒钟后还是先决定给后面紧追不舍的九头蛇来一发火箭炮。

“有何不妥?”natasha单手握着方向盘,从口袋里掏出口红对着镜子补了补。“被九头蛇追杀这方面我可是专家。”


6.
natasha直接把车开进了复仇者大楼。准确来说是撞进去的。
钢铁侠和hulk从大楼里飞了出来帮忙挡住九头蛇,natasha就直接把车开到了大厅中央,在撞到鹰眼的屁股之前停了下来。

“你在哪学的开车?电视游戏吗!”Clint抱着他的弓箭冲natasha大喊,而steve觉得能从natasha的车上下来是上天的恩赐。
natasha把车开了接近一个洲的距离才到的复仇者大楼,这个过程简直可怕,更可怕的是旁边的俄罗斯人还一点事都没有。
“晕车吗cap”Clint把手搭在steve的肩膀上,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浑身灰扑扑的steve。

“是的我晕车。”steve坐在了地板上,然后看着钢铁侠和绿巨人,现在还多了个雷神去解决九头蛇士兵的问题。

你是梦见你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变成你呢?


CN:方吉
摄影:廿一

安全屋[1-3]


时间线在美队2之后,妇联2之前

0.
一个被zf拖欠工资,自己为之效力的工作单位又被自己和小伙伴亲手拆掉的九十五岁解冻老人能住到哪里去呢。
steve原来住的房子被自己的发小砸了个稀巴烂,发小还不认识自己了。
样子看起来还很年轻的九十五岁老人觉得自己体会到了同龄人的那种身边的人要么死要么老年痴呆的绝望感觉。

1.
堂堂美国队长是不会没地方住的,不过得看他愿不愿意住。
寄人篱下不太好,但他现在是个无业游民。
TonyStark是第一个站出来说要给他分一间房的人,事实上他给所有人都准备了一间房。
但是steve觉得自己想住传统一点,毕竟Stark那里连个咖啡壶都是人工智能操作。

可他以前的好哥们都死光了,他能住哪儿去呢。

第一个考虑的是Sam,但他家里只有一张床。
thor在仙宫,banner博士倒是在Stark大楼住下了,现在那儿改名叫复仇者大厦了。
Clint的住处是没人知道的,也许natasha会知道。

哦natasha,开跑车的natasha。
natasha拿着小勺子挖了一小块由steve付账的蛋糕塞到嘴里,抬头看着他。
终于在steve被盯得浑身不自在的时候她答应了借给他一间安全屋,条件是她随时会回到屋里睡一晚上把冰箱吃空再走。

但是natasha根本没回来过,steve也就安心的住下了,像个普通的独居单身狗一样洗完澡半裸着出来准备他的晚餐。
steve并不是经常裸着在房子里走来走去,但是有时候就是那么巧,当他端着一碟子培根意面转身准备离开开放式厨房的时候看到了瘫在沙发上的natasha。
steve甚至没有意识到那个幽灵一样的女间谍是什么时候进的门,她一直都是那么悄无声息的。
然后女间谍朝他抬起了血淋淋的小腿……该死的,他还裸着。


2.
steve用最快的速度穿好了衣服再拿出医药箱出来的时候,natasha正用葛优瘫一样的姿势瘫在沙发上,还把那条血淋淋的腿架到了茶几上,仿佛那只是万圣节的装扮。
她举着手机,手指飞快的敲击着屏幕,嘴角勾起不怀好意的笑容让steve又想起刚刚自己在女士面前半裸的尴尬样子,耳朵红到了耳根。

女间谍仿佛没事发生的状态在steve碰到了她受伤的腿的时候有了变化,她的手松开了,手机就那样直直的砸
到她的鼻梁上。
natasha发出一声哀嚎,然后用那条没受伤的腿踹了一下steve。

natasha的手机在攻击了她的鼻梁之后掉在了沙发上面,steve习惯性的瞄了一眼发亮的屏幕上面的内容刺得他眼睛疼。
那是一张steve半裸在厨房忙活的照片,巧妙的角度让桌子完全挡住了他的短裤,看起来就像什么都没穿一样。还有一行字。
——我看见了裸的steveeeeee!!!

耳朵发红但是面无表情的steve按住了natasha的腿,然后直接将消毒酒精大量的喷在上面。

酒精的刺痛让natasha红了眼眶,包扎好受伤的小腿之后steve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张委屈至极的脸。
steve不忍心的别过头,但是还是嘴硬的要求natasha删照片。

“做不到。”natasha委屈的表情在一瞬间消失,换上不怀好意的笑容“我群发给了复仇者联盟的每个人。”
steve觉得,眼前这个女人要是不当间谍可以当个演员,绝对是奥斯卡影后。


3.

一个断了腿的natasha能走多远呢?这个问题是要看环境的。

她可以拖着一条受伤的腿在一个九头蛇基地飞奔出来,开着抢来的摩托一路飞驰几公里直到离她最近的位于郊区的安全屋。

但是她在受伤的腿被steve包扎好之后表示,她腿受伤了走不动,要steve抱着走。

抱着双臂的steve白眼都要翻到天花板上去了,他虽然不知道natasha拖着那条短腿跑了多远,但是她拖着那条腿还能悄无声息的溜进房里表示她是能走的。

steve拒绝了natasha要他抱上楼的要求,然后他看着natasha在他面前一拐一拐的走,还是不忍心的将她抱起来走上楼。


——————————————
感觉这个坑开得有点大,慢慢填

最近灵感不是很好,谁有想看的梗啊或者跟这篇文相符的脑洞可以在评论里聊聊呀,你说我写或者大家一起写都是可以的

爱看我文章的每个人,比心心

留个评论就更爱你们辣,mua

流水账写得太过简单,我反而忘记正常的文应该怎样写了

生过过的如同一滩烂泥,写出来的流水账一天不如一天

一开始选lof只是想在手机的记事本外选个地方当做自己的小文库,堆下了一堆如同我的生活一般软烂的流水账。

感谢看了我的文,关注了我的每一个人,感谢给我红心和评论推荐的人

銮师太我希望自己写的东西能回复到初中写玛丽苏文的时候那样,被人夸赞文笔好

以及那些给我红心,评论和推荐的人,你们注意了!

——銮师太我超爱你们的!!!!比心!!

路过蜻蜓[6-10]

让你被爱是我光荣

James:
0.
上司让我成为一个卧底,我以为我可以像电视剧一样,像个帅气的007。
然而不是,我就是一个低级混混。

听着老大的命令,大佬说干啥就干啥,承受着大佬脏话的辱骂。
昔日的朋友都不理解我,只有作为联络员的steve能偶尔躲起来跟我交流情报。

但是在一次被逮捕的过程中,估计是有别人在的原因,steve质问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长期的压抑使我爆发,我笑着告诉他,永远你都是最优秀那个,我只是在你旁边的装饰。

当天晚上,打架分心的我被敌对黑帮捅了一刀丢在巷子里。

一个红发的姑娘救了我。

6.
在医院醒来之后却没有那个身影,而我因为打架躺医院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我躺着回忆着那个救过我的姑娘,想不起来她的面容却觉得她是个天使。

当天下午我看见了她,被一个小医生拉到员工室里。
我躲在门后面听着他们讲话。

小医生告诉她,我是个黑帮的混混,很危险。
她说她是法医,她不怕,她可以把我活着剖了。

我忍住笑,在被发现之前离开了。
那个小医生叫她natasha,我听steve讲过局里来了一个叫natasha的小法医,红发。

我离开了医院,之前不好的情绪一扫而空,甚至不再生steve的气。
我把她的围巾和外套洗得干净。

7.
她看见我出现在警局的时候很震惊,我假装没看到steve头疼的眼神和其它警员要杀了我的视线。
她长得很漂亮,我也能理解那些警员的视线。换作我是警员,这样一个小混混勾搭他们年轻漂亮的小同事的时候,我也会用这种视线看那个混混。

我故意装作不正经的样子问她愿不愿意和我出去,然后她拿起Clint桌上的对讲机把我砸趴了。

她的力道很猛,难怪她说她可以剖了我。
可她真辣。

她让Clint把我叉出去,Clint用可悲的目光看着我。
她跟Clint关系好像很好,去你妈的克林特巴顿,你老婆肚子里还躺着你第三个娃呢。

8.
我又一次和几个手下聚在那条她发现我的巷子里,我很喜欢这条巷子,偶尔也幻想一下和她在这来一炮。

在我发着白日春梦的时候偶然间一抬头,我看见了她。
我盯着她,确认到底是我的幻觉还是真实的时候,几个手下围了上去。

我随意赶跑他们,当真的和她两个人站在巷子里的时候,我怯场了。

我说送她回家,她拒绝了我。


我跟steve说,我看见了天使。
steve告诉我,我看到的天使其实是个小恶魔,俄罗斯人,千杯不醉,能打。

我说我不管,她很辣。
steve说,你会被整个警局的人讨厌的。
管他呢,他们现在不也挺讨厌我的?

她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白衣天使,但她实实在在是个天使,她赶跑了我所有的负能量,只要看她一眼我就开心一个月。

后来steve听烦了,直接把我揪出巷子,摁在警车上,把我押进警车。

9.
我在审讯室里听着steve鸡婆的唠叨,想翻白眼。

steve说,快到黑帮有大动作的时候了,不要分心。
我说我要和她告白,steve头疼的扶着额头,告诉我这种情况下我这么做叫立flag,

我没听他劝,在他几近崩溃告诉我,你看电视里说打完这仗就回家和媳妇共享天伦的有几个活下来了?
我说你看过妇联2吗,里面的鹰眼就活下来了,多标准一个旗?
steve气得要打我。

我被steve关了两天,看来他真的很生气。
临走的时候,我拍着他的肩膀,告诉他等任务结束,要一起打游戏。你肉往前冲,我刺客收割,还缺个奶,看看natasha打不打游戏?

steve说natasha绝对是个暴力奶,打得对面绕后的叫爸爸。

10.
中枪那一瞬间,我想起来natasha。

在医院醒来的时候,我并不知道我昏迷了多久。医生帮我检查完后,我看见了急匆匆赶来的natasha,后面还跟着steve。

我抱着natasha,她没有哭,但是把我抱得很紧,我几乎透不过气。
我摸着她的头,看着她原本精心打理的红发变得无精打采,还长了一大截。

我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昏迷了很久。

steve慢悠悠的告诉我,natasha早就会玩游戏了,玩得比我还6。
Clint的第三个孩子也出生了,本来想叫natasha的,结果是个男娃娃,现在叫纳塔尼尔。

我把steve关在门外,然后严肃的问natasha。
“我现在可是端了一整个黑帮的警员,估计会升职,变成steve的大佬,你愿意和这样的我交往吗?”

路过蜻蜓[1-5]

若毫无价值,为何值得流泪

natasha:
0.
那年的我刚刚从医学校毕业,不爱交际的个性让我选择了纽约警局的实习法医的工作。
基本上每天都是重复的伤情鉴定,托这片区域治安还算好的福,死亡案件没有电视剧里出现的那么频繁,也没有太多悬殊的案件。

下班后和一堆警察去泡个吧,喝上个三五七杯酒之后就趴了一堆。逐个打电话给他们的家人把这些喝劈叉的警员送回去永远都是我的任务。
我也不懂这些人为什么喝两杯就趴了,反正我从我记事起父亲就告诉我伏特加是一种可以让身体暖和起来的水。

也就是在这样一个夜晚,在把同事们送回家之后我独自一个人走在街上,那是个下着雪但并不寒冷的冬天。
在路过一条小巷子的时候,我看见巷子里躺了个人。

就凭着在学校里天天洗脑的救死扶伤这句话,我走了过去看着那个人,还没翘,但是肚子上插着一把刀。
我摘下我脖子上的围巾给他止血,给他打了电话叫急救车。
那个人曾经短暂的恢复过意识,喊着冷,我就将外套也脱下来给他盖着。


1.
救护车救走了那个人,我自己一个人继续回家,雪开始停了,我并没有感觉到太冷。

第二天的白天与往常一样,和警局里的大家开开玩笑,然后广播响一次走一批,回来的时候抓着几个扭来扭去的混混。
我想起昨天晚上那个在巷子里的人,他也打扮的像个混混。

下班之后我去了医院,比我小一年级的wanda在那里当实习医生,她一脸紧张的把我拉到了休息室。

“人翘了?”我奇怪的问wanda,wanda说并没有。
wanda说那个人是街区里很出名的某个混混黑帮的打手,一般来说不要招惹这类人。

我看着wanda,一脸正经的告诉她,我是学法医的,两刀带个弯儿就能把他活活剖了,怕个球。
wanda扯开了话题。

然后第二天,我就在警局里看到了那个人,他并没有被铐起来。

2.
他见着我走了进来,露出了笑容,有那么些时间,我看呆了。
他长得很好看,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即使是脸上还缺少血色显得苍白,胡茬也不刮的时候也很好看。

他捧起我的双手告诉我,他是来还围巾和衣服的,还问我愿不愿意和他出去。

我将警用对讲机砸到他头上,那时候我就站在Clint的桌前,顺手拿的他的对讲机。
估计力道有那么点大,他躺在地上好像晕了过去。

我告诉Clint,把围巾和外套留下,人丢出去。

后来Clint告诉我,这个人曾经是个警察,和steve一起在警校毕业,是steve的好兄弟。
后来因为违纪被丢了出去,成为了一个混混。

我喝了一口马克杯里的热咖啡,跟Clint开玩笑说,那他又被丢了出去一次。

3.
再一次见到他,是在下班途中。
那一阵子混混们总是惹事,捅死了人就随地乱丢,然后找个小角色来顶罪。

我照样路过了那个发现他的巷子,他和几个混混在那里抽着烟,几个小混混看起来神志不清,见他一直看着我便过来想赌我。

然后他揪着那几个小混混往墙上砸。
他告诉了我他的名字,跟我说我可以叫他吧唧,说他很喜欢我。

我一本正经的告诉他,我是法医,我跟死人交流的不错,也不想和活人约会。
他笑了,他说他知道。
他的笑声也很好听,他笑起来的时候像在发光,我有点疑惑为什么这样的人要去当一个混混?

他想送我回家,被我拒绝了。

4.
街区的混混最近变得很嚣张,但是抓到的却从来只有小角色。警员们的心情不好,我的工作也很忙。
这儿住的人们也开始不安起来,报纸上添油加醋的报道让整个警局的气氛十分低迷。

我也没有办法去调节这个气氛,我不是很擅长这方面。
只有Clint看起来和往常一样,他只要有小甜饼就会开心起来。

在Clint开着玩笑说大家都快变成我这样凶狠的面瘫的时候,我看到steve押着他进了警局。

路过我身前的时候他还朝我抛眨眼睛。

并没有证据定他的罪,steve以调查的名义关了他两天。

他离开的时候去了法医办公室找我,问我如果他不是个混混我会不会和他约会。

我说会。

5.
在他离开的三天后,警员们和黑帮发生了一次枪击。
警员们是以逮捕的名义去的,逮捕令上全是黑帮大人物,我也不知道警局里什么时候收集到的证据,反正他们行动了,逮捕的过程遇到了抵抗。

回来的时候,steve肚子上躺着一颗子弹,Clint的腿上有一颗,Sam被铁棍敲了脑袋,并没有人牺牲。
黑帮的老大全都抓了,但我不关心。

我和Clint的妻子一起去了医院,Clint告诉我说有个卧底警员在中枪昏迷中。

我去看了那个卧底警员,是他。

我叫wanda帮我留意着他,但是一个月过去了,他终究没醒来。


骗子

神她妈,谁说人鬼只能悲恋[6]




6.
James今天发工资了!

然后他购买了一些枪械和暗杀小王子专属的配件之后,工资只剩下十块钱。

James不傻,他今天干掉的是个阔佬,他随手顺走了这个阔佬身上一大半的现金,然后跑路了。

反正他的雇主不在意这些,收拾好装备的James哼着歌儿回了家。


James是拎着一堆超市买的速食物品和汉堡外卖回的家,今天他出手阔绰的买了两只烤鸡和一堆小吃。

进门之后并没有natasha的身影,倒是James把烤鸡的袋子一打开,某位女鬼就很迅速的显形并且撕掉了一只鸡腿。
James也很顺手的递上蘸料。

“hey babygirl,要知道很多女性没你能吃。”吃饱喝足的James往沙发背上躺了一会,很顺便的往旁边的natasha身上靠过去。

“管他呢,反正不是我付账,也不会胖。”
natasha吃掉了最后一口,也学着James的样子瘫在沙发靠背上。“你今天哪来的钱买吃的,平时你不都穷得内裤都买不起吗。”

“我今天怼了一个阔佬,在他钱包里顺便拿了点钱,估计够浪个三五天。”

“也就是说我三五天后就没东西吃了”natasha推开挤在自己身上的James,然后葛优躺在了沙发上。

6.5
娜娜:其实我们可以黑掉那些阔佬的账户,然后不就有钱了吗?
吧唧:눈_눈证据链怎么办
娜娜:我都死了哪来的证据链?
吧唧:你碰不动键盘
娜娜:滚犊子(ノ ̄д ̄)ノ

神她妈,谁说人鬼只能悲恋[4-5]


4.
James自从开始和女鬼natasha同住一间之后,天天挨打。
女鬼其实并不能碰到James,反而James可以抓住她。可是James有着那种屎一样的绅士情节,并不想对女鬼动手。

natasha倒是很干脆,一开始是戴着拳击手套揍他,后来是什么木棒子,铁棍,锤子,怎么顺手怎么来。

听见吵闹声的楼下大爷摇摇头,都他妈劝了那小子几回说房子里闹鬼,就是不走,好了吧被鬼缠身了吧,智障。


natasha打开了一包James的薯片,盯着正在瘫尸的冬兵。
说是可以安安逸逸的一直做个躺尸的鬼,没有一点不服气是假的,也就是生活太艰难,好不容易死了之后natasha就变得超级懒,毕竟活着的时候都没怎么休息过。

女鬼并不会真正的睡着,反正睡觉也没卵用,在夜里natasha瞪着眼看着天花板的时候她也会不甘心,本总攻还没称霸世界呢怎么就狗带了呢。

可自从冬兵搬到了这里住,心情不好揍一揍这个抖m,在他看电视玩电脑的时候掐一把总闸,抢他零食吃之后,natasha不好的心情也得到了发泄。


5.
James最近挨打挨少了,让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打傻了以至于不知道自己挨了打。
他甚至能跟热辣辣的女鬼说上几句正常的话。

就像上次,女鬼靠在沙发上吃着他点来的外卖,James凑了过去跟她唠嗑来着。

James挤到natasha旁边坐着,natasha的脸颊因为在吃东西的原因有点鼓鼓的,James伸出手指去戳了一下natasha的脸。
natasha没有像以往那样直接拗断那只手指,只是给了他一个眼神。

瞧,这他妈不是进步是什么?

然后James开启撩妹模式,开始嘘寒问暖,得到了一句[你很吵欸]

女神开口跟我讲话了!James的内心在欢呼。

“嘿,其实我一直很中意你,一个女孩子在杀手界混得这么好,很难的喔!”James把手臂搭在natasha的肩膀上,凑近了她说话“我一直有留意你的动向,想追你来着,毕竟你可以说是我女神啊。”

在James因为第一次和natasha如此近距离谈话而兴奋的时候,natasha随手在旁边抓了一根木棍,朝着他中间那条腿就狠狠打了一下,看着夹着腿跪在地上的James,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

“我是你女神你还肝我两枪,你是变态吗?”